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bwin建设 > 部委信息 >

建设部副部长:新农村建设必须考虑城乡协调发展

发布日期:2007-08-16 
  当前,我国面临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,新农村建设与城镇化存在密切的关系。新农村建设如何实现城乡统筹、互补发展,建立城乡协调的发展模式?

    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,城镇化不是城市单方面的作为,是城市与乡村相互作用的结果,必须同时考虑城乡的协调发展,才能保证城镇化有序健康地发展。

    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只适应约5%的农村

    “现在,我国的江苏、成都、上海等许多地方都提出要城乡一体化发展。这个口号非常诱人。”仇保兴说,城乡一体化发展的真实含义是城乡同质化发展,实际上是通过农村的城镇化,把农民转换为市民、农业转换成工业、农村转换成城镇,也就是通过消灭“三农”来达到同质化发展的目标。在这种发展模式指导下,有可能引发农村建设的大拆大建。

    实际上,城乡本质上是有区别的,认识这种区别,差别化规划建设,城乡才能互补发展,而城乡一体化是同质发展。农村与城市同一个性质是难以实现互补协调发展的。

    如江苏省某市就曾提出要用几年的时间,把所辖的农村都建设成为城镇,原来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全部搬迁合并,集中建设六七层的住宅小区,让农民全部住到公寓楼里去。但随后的调查发现,尽管农民住到公寓楼里去了,但是还在务农,手扶拖拉机和其他农机具等只好在公寓楼附近搭个棚子来存放,结果使得居住小区城不像城、乡不像乡,人居环境反而退化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农民要降低务农的成本,住宅与承包地应就近安排,瓜蔓菜帮、剩菜剩饭等能用于家禽饲养,人畜粪便能用于肥田。农民搬入集中公寓后,就完全中断了这种资源有机循环利用方式,也导致种粮和务农成本的提高和牲畜饲养数的下降。

    仇保兴谈到,城乡之间的具体区别在于:从生产方式来看,农业、农民是家庭经营为主。即使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,其农业仍然还是以家庭经营为主。而城市和工业是以企业经营为主,属社会化大生产;从消费方式来看,农村、农业是低成本、循环式的。在农村,废物大都能够得到利用。而在城市或工业,消费模式不同,从农村进来原料经城市消费最后就变成废物。在城市生活垃圾中,50%是过剩变质的食品和残渣。而在农村,过剩的食品和残渣都可以喂猪、喂牛,粪便又用来肥田,从而实现了循环经济。从公共品提供来看,农村的自来水、桥、路等基础设施,大都是自主合作建设的。在城市,则是政府包办。从景观特征来看,农村、农业的景观自然、宽广、情趣和传统。在城市则是现代、文化、娱乐和多元化的。

    “实践证明,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只适应于我国5%左右的农村,也就是大城市的近郊区或西部牧区。”仇保兴认为,这些村庄的农业用地很快或已经转化为建设用地或者工业用地,牧区因退牧还草的政策需要,只有这些地区适应于这种发展模式。

    “所以,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模式听起来很诱惑人,但适用性很有限,如不顾条件地推广,所带来的后果却非常严重。这是一种以城市人的眼光来看待农村、看待农民、看待农业的片面的政策选择。”仇保兴强调。

    城乡统筹发展应实践四个方面的合理化

    仇保兴认为,城乡统筹、互补发展应实践四个方面的合理化。

    首先要考虑城乡之间与农村的产业布局合理化。农产品生产布局应该一镇一品、一村一品,在家庭经营的基础上形成“地区规模经济”。

    其次是城乡之间与公共品结构合理化。除了城郊农村的供水、污水处理、垃圾处理以及燃气和公共交通可由城市联网辐射提供服务之外,城市的公共品提供模式不能作为一种固定模式向农村推广。

    第三是城乡之间与农村的市场发育程度合理化。在我国大多数农村,市场发育程度目前还较低,不可能以产业化的方式来提供公共品。在农业技术推广社会化服务方面有前景,但也不能一步就到位,需要政府持之以恒地加以培育。

    第四是城乡景观要素结构要合理化。城乡景观特色应该互补。

    浙江省、上海市、成都市等地的一些乡镇都提出,新农村建设要造就的景观是城市里没有的,如庭园菜地、丝瓜藤、葡萄架、竹林小径等,完全与城市进行差别化建设、整治,吸引了大量城里人到农家去度假,发展了“农家乐”。

    再如浙江省安吉县的村庄整治,采取的是“不拆一座房、不拓宽一条路、不填一条河、不砍一棵树”的“四不”原则,房屋外墙的粉刷都是农民自己完成的,整治后的乡村面貌优美和谐。县政府采取“以奖代拨”的方式给村庄整治予以支持。事实证明,如果简单套用农田基本建设的模式去整治村庄,就难以避免“大拆大建”式的恶果。

    村庄整治应突出“四个抓手”

    浙江湖州市在村庄整治中,把村庄整治任务交给了建设局,按照城乡必须互补发展的工作思路,采取“四不”的原则,创立了节约型的村庄整治新模式。

    浙江湖州的村庄整治为什么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大拆大建,也不是像其他地方那样搞村庄搬迁集中来“节约耕地”?仇保兴说,湖州基层干部的回答很简单,尽管农村多是老房子,但旁边有空地、宅基地,这些屋边地可以发展庭园经济,每单位土地产出的绿色食品价值高过大田收益五倍,为什么要把村庄合并?同时,乡村景观多元化、特色化所形成的良好的宜人环境,吸引了大量城里人来农村度假。湖州的村庄整治,有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副产品——农家乐,村庄变成了旅游景点,增加了农民收入。

    仇保兴谈到,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内容之一的村庄整治应突出“四个抓手”:一是历史文化名镇、名村保护利用;二是bwin人居生态环境的治理;三是逐步规划建设最必要的基础设施包括安全饮水、污水和垃圾处理;四是推行可再生能源在农村中的应用。

    村庄建设中还存在另一类问题,就是农村的建筑质量还没有标准规范和严格的管理制度。提高建筑质量,必须通过有效的质量管理,不仅是新农村建设,即使是当地日常的建筑改造,也是非常需要的。

    “总之,新农村建设与城镇化存在密切的关系,必须认真探索一条城乡差异化规划建设、互补协调发展的路子。”仇保兴说,互补才能协调发展,协调的前提是差别,差别就意味着决策者要以农民长期利益、农业特点和人文历史的角度去看待农村,整治村庄,调动每户农户的积极性,多样化、有差别地、自主地建设新农村。防止以城市的模式去指导bwin建设,以“大拆大建”式的村庄合并来再造“新农村”。